助中低收入癌患‧NCSM癌症医疗中心治疗费低于市价(吉隆坡讯)患癌不只是生理上的折腾,同时还是残忍的心理煎熬,尤其是看到那笔医疗费用在无止境地增加时,那股焦虑远远超过一切。很多时候,生命就在无力偿还中枯萎凋谢。为了扭转这个逆势,马来西亚国家癌症学会(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NCSM)于23年前创办了非营利癌症医疗中心,让癌患能以低于30-50%的私人医院治疗费用接受化疗及放疗。与癌症医疗中心一路走来的临床肿瘤内科顾问陈铭权医生,当初也参与了中心的创办过程。1975年,陈铭权考获肿瘤专科文凭,随后在中央医院肿瘤科服务,多年后他转投私人医院,清楚看到了两者的不足之处,前者治癌费用便宜,但是人满为患,很多时候等到会诊时病情已恶化;私人医院固然效率高,候诊时间较短,但是庞大的医疗费用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负担。当时,他心里在想,如果有一间癌症中心,无论是费用或候诊时间都能处于政府及私人医院之间,那是一件多幺美好的事啊!因此当N CSM建议要创办一间非营利癌症医疗中心(Cancer Treatment Centre),并邀请他共献一份力时,他马上义不容辞地全力推动这项工程,还向私人医院请辞,告别了薪金优渥的职位。NCSM癌症医疗中心设在吉隆坡同善医院西医大楼底层,共有两名肿瘤内科医生驻诊,陈铭权就是其中一位。他说,NCSM当初选择把癌症中心设在同善医院,不外是看中了它的非营利及慈善性质,因为它大大符合了中心的创办宗旨。贫户可申请折扣或豁免他说,相比于私人医院,这间中心的费用已无懈可击,例如放疗费用比市价低逾50%,“以鼻咽癌为例,35次的放疗费用,在私人医院达1万5000至2万令吉。在这里,癌患只需付5000令吉。至于化疗,癌患可以低于30至40%的市价购得化疗药物,因此肯定会有便宜。”“如果在中心治疗的癌患面对经济困难,还可以向NCSM申请减低或豁免医药费,只要符合条件,癌患都能获得一定程度的折扣。”他指出,这间中心设立的目的,就是通过该会的医药津贴方式,让每位癌患都有能力接受治疗,这有助于提高存活率。“癌症中心共有3台放射仪器,以作远隔及近接治疗。这些仪器有10-12年操作历史,虽然不是最新颖及最先进,但是治癒率和新仪器相比都是一样的,差别只在于副作用。”他提及,癌症中心服务多元化,除了放疗、化疗、荷尔蒙治疗及高剂量率近接治疗(high dose brachytherapy),还包括了医生所给予的辅导关怀,统称一站式治癌服务。虽然他每天得从早上9点开始,马不停蹄地接见40至50位癌患,但他还是会腾出时间,让癌患接受辅导,“我告诉癌患,如果想要获得辅导,请在诊所大门打开前,即早上8点至8点半前来叩门,我会很乐意提供协助。”他批评时下的人们,常以没时间为由而忽略了保健工作,以致週身病,“只要有心安排,时间是会有的,这全是您的意愿在作祟。”癌患撒谎求助险毁中心形象创办一间非营利癌症医疗中心,实属不易,除了要筹募资金,廉洁的形象也很重要。陈铭权医生感慨,有些癌患明明获得中心的医药津贴,但是向政治人物求助时却夸大其辞,把医药费升高几十倍,不知情者还以为中心假借慈善的名义来行骗,形象严重受创,筹款就更困难了。他提及,10至15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是他心头永远的痛。当时,他收治了一名鼻癌妇女,对方声称家境贫困,欲获得医药援助,于是他儘量配合,并获得中心核准缩减医药费至1000令吉。“岂知,这位癌患不知足,跑去向政治人物求助,说无法承担5万令吉的医药费,亟需公众的慷慨解囊。这则新闻见报后,院方马上召见我,以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院方指这笔庞大的医药费已在坊间引起巨大迴响,众人议论纷纷,因为它已超出非营利医药中心的收费标準,有者更借题影射中心有敛财之嫌。“我向院方出示账单,证明女癌患的医药费就仅仅1000令吉。后来院方还叫来有关政治人物及癌患当面对质,结果政治人物看到账单后,当场傻了眼,于是质问癌患为何要报大数,岂知癌患大言不惭,指吃用难道不用钱吗?这些钱就当作生活费。”询及这些癌患谎言若被揭发,会否受到处分,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当然我会很生气,但是除了生气,我又能做甚幺呢?”与癌患成为朋友在癌症治疗路上,陈铭权是一名思想挺开通的医生,他和癌患无所不谈,很多病患治癒后都成了他的朋友。很多时候,他们会自制糕点或食物,送来中心让医药人员享用。与癌患的长期沟通中,他察觉性生活是许多癌患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其实癌患一样可以享受鱼水之欢,不过如果是在治疗期间,那最好暂停性生活,因为担心癌患体力无法负荷。”癌患可享受鱼水之欢“有些患上乳癌的女性,因为被摘除了乳房或乳房溃烂,而不敢和另一半行房,有者是无法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或是害怕会把疾病传染给丈夫,长期下去而引发婚姻危机。因此在事情尚未恶化前,我都会给予她们善意的劝导。”陈医生希望,大家多了解自己的身体,如果发现不妥,请儘早求诊及治疗,“如果确定自己患癌了,请别坐以待毙,要知道有治疗就有希望,而且中心儘可能都会提供援助。”/良医‧报导:唐秀丽‧2012.01.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