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爬山迷路时遇到一群好心指路的清大学生,寄感谢函到学校去却

图片来源

1971年7月 一名台湾大学学生与清大学生6人 自行组成的七人登山队从奇莱主峰返回松雪楼途中 由于娜定颱风过境时强风暴雨的袭击造成5人不幸罹难 罹难的是 吴建昌 核工系一年生另外都是核工与物理系的大三同学, 邱瑞昌是清华大学登山社长 领队柏盛亨是副社长龚士武是羽毛球社长 钱迪是摄影社长 存活的赖淑卿是最喜爱登山的女同学之一,施能健是台大排球队的队长。

根据生还者施能健、赖淑卿叙述 7月21日他们从新竹出发,当晚住在台中禄成旅社 22日上午七点多乘车到大禹岭然后开始步上合欢山,当晚住宿松雪楼 23日大家起个大早,凌晨五时就出发走向目的地--奇莱大山下午二时多,由于天气略有变化,大家商议一下领队柏盛亨决定在乾溪扎营,即在该处露宿一夜 渡过了登山旅途中的第一个野营之夜。

24日上午,因为夜间天气较冷,有两三位同学都感到有些头晕疲倦身体不大舒服,但是青年人的冲劲十足,活动一下筋骨,就毫不在乎地高喊出发下午三时半到达大家嚮往的奇莱峰顶,兴高采烈地赶搭帐蓬,吃喝完毕大家就进入了梦乡24日晚上山上就开始起风,气候较寒,不过大家还撑得住,另外由于疲劳的关係谁也没太留意,就儘快寻求休息。

25日(根据记载,此日为颱风风雨最强时)半夜三点,开始狂风暴雨,打在帐篷上,霹雳啪啦的响着,领队柏同学听到广播娜定颱风即将登陆本岛的消息,叫醒了大家并且决定马上下山上午9点,一行人7人在风雨中冒险返回松雪楼上午11点,抵达前晚露营的营地,稍微休息一下喝了口水,本来冰冷的身体更加冰冷了,此时风雨更大了下午2点,天色暗了下来,顶着14级的强风,根本分不清楚方向最先倒下来的是领队柏盛亨他跟大家说:我全身冰冷、手足抽筋,我走不动了,你们赶快走,去松雪楼求救!

施能健第一个丢下了背包,之赶到队伍前面傍晚6点,距离松雪楼还剩2小时的路程回顾左右,领队柏盛亨,邱瑞昌与钱迪三人,都不见了他与龚士武、吴建昌三人,联合扶持唯一的女性赖淑卿继续前进因为风雨太强,他几乎只能用爬的前进,而且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他只记得看到模糊的松雪楼影子,距离松雪楼不到50公尺了但另外两个男生却都在这时 都倒下去了 他继续扶着赖前进但最后只有他到抵达松雪楼松雪楼的管理员巫喜阳说,他看到施能健就是前天去爬山的学生 立刻问:他其他人呢?就拿着手电筒顶着狂风暴雨冲了出去在五十多公尺的地方,拖回了赖淑卿 又赶回去 在旁边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龚士武、吴建昌两人 叫也叫不醒打了好几拳 还是没有反应只好放弃救援。

但这时一股强风,把他也吹倒不能爬起 幸好另外两位同仁陈蓬生、曾营城赶来将他拖回住在松雪楼的其他登山客则帮忙照顾惊魂未定的两人下面为灵异事件...

话说三位罹难者的室友 有一天在宿舍睡觉忽然听到他们三个回来的声音 没想到他们这幺早就回来了 并嘻嘻哈哈的在玩牌他就叫他们小声点没想到隔天起来只看到散落一地的牌和湿湿的床单,没看到人 并得知:你的室友出事了后来每到半夜都能听到室友回来的声音因为是上下舖,所以会有爬铁竿的声音 同学跟教官反应 教官说不要相信无稽之谈并且亲自去过夜....但隔天教官就把这间寝室给封锁起来了.... 而因为这件事件而作的登山小屋 成功堡也一样传出灵异事件 有队登山队下大雨前进入小屋避难而半夜忽然有几个人进来 他们很热心的帮他们烧开水 并且寒暄一下 但对方都不说话 似乎是被下了禁言令 直到隔天起来发现他们很早就走了而一看堡上的照片(当初有挂5人的照片 正是昨夜的人.. 当然还有其他版本 照片会笑、会留眼泪等...还有清大登山社有时候会收到民众寄来的感谢信 说谢谢他们 在他们迷路时 指引方向 但收件者的名字社员们都不认识老一辈的学长却知道这是他们罹难学长的名字...
 
--
关于清大登山社的这场山难,还有几个感人的故事,在这边分享给大家知道..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事件里所诱发的穿凿附会.
也许是真的, 也许也是假的, 不管怎幺说,都是清华大学精典的校园鬼话之一。 
看完其实是很感动....
---


奇莱山难故事(一)
 半夜三点,汉强被一阵嘻闹声吵醒。他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床下三个室友
牌正打得起劲。〞你们回来啦?小声一点好不好!」汉强忍不住抱怨两句。这些
疯子,考完期末考马上出队去爬山,赶场似的。跟三个〞山上的孩子」当室友,
对这些来无影,去无蹤的举动早就习以为常,偶尔还得忍受他们在已经小得离谱
的宿舍房间里堆上一票睡袋、背包、炉子什幺的。
     但是这些人也奇怪,回来不好好休息,还闹个没完,大概兴奋过度吧。有
时听室友们聊起山上怎样怎样,总是三张嘴叽哩呱啦说个不停,听着听着汉强也
不禁神往。要不是还卡着两篇报告,这趟大概会跟着一起去开开眼界吧。
     〞好啦,对不起。要不要下来一起打?」正平抬头起来问汉强。
 
     〞不要啦。你们安静一点就好了」汉强躺回床上,顺便拉起棉被把头蒙住
     隔天起来,三个人又不见了,只留下一堆牌湿湿地散在桌上。〞这些野孩
子,连出两队不嫌累吗?东西玩过也不收….」汉强边整理边骂。
     〞汉强….」隔壁寝室也是山社的天华探头进来〞我跟你说一件事….」
     〞什幺事啊?我正要问你,正平他们又出什幺队去了?」汉强把牌丢进抽
屉。等回来再找他们算帐;好好一副牌,自己都没打过几次,被借去爬山下来就
变这付德行。
     〞….他们..出事了..昨天在山上被找到..三个人都….」
      盯着正要关上的抽屉,汉强的视线只落在刚丢进去的扑克牌上….
     天华整理着社团办公室。以前都是正平弄得好好的。现在少了他,大伙
的心里都空蕩蕩的。正平喜欢说:〞我是山上的孩子。」天华永远也忘不了他
在说这句话时,眼中洋溢的自信与切热。正平爬过的山,大大小小连他自己都
数不清。天华听到正平出事时,说什幺也无法相信。
     桌上乱成一堆。〞咦!E大山社寄来的卡片」天华自言自语一边拆开。
〞感谢贵社社员的协助,使本社在C山的活动能顺利完成….」奇怪,那时候
没有人出队呀;更何况半年前正平一行在C山出事之后,也没有社员到C山去
过。〞打个电话去问惠雯吧,她也是E大山社的。」天华心想。
     〞那天我们遇上大雾迷了路,」惠雯说道〞还好在半路上碰到一个人带
着我们走。一路上他也不说话,走出雾区之后,他只丢下一句′我是Y大山社
的』就走回雾里去了;所以我们才知道他是你们社员….对了,你们那一次出
队是去哪里?」
     〞我们那时后没有出队啊!他长什幺样子?」天华问。
     〞他啊?雾里看得不大清楚,我想想看..他看起来….」惠雯描述着。
     〞是正平!」天华脱口叫道….
     汉强静静地收拾着杂物。虽然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他的动作仍然轻柔地
像是怕吵醒了沉睡中的室友们;昨天,宿舍教官对他说:〞你住不惯学校宿舍
就给我退宿搬出去,不要装神弄鬼,搞得人心惶惶」。也不想争辩太多,準备
搬到隔壁间去挤一下就是了。〞大概教官以为我故意造谣,想独佔一间寝室吧
..」汉强摇摇头。对于这种误解,除了一笑置之外还有什幺好说的?
     其实这两个多星期以来,汉强根本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住。在念书时
甚至可以感觉到正平也坐在他的位子上埋首用功;睡梦中似乎也隐约听到俊良
轻轻地练着吉他,怕吵醒汉强的细心,一如往常。汉强起先不愿告诉别人,其
他人大概只会说他在幻想罢;此外,汉强也感觉不到任何要他搬走的敌意,如
同那天晚上邀他打牌的情形,也没有再发生过。但这种感觉,总是心理上的负
担。几天前忍不住对好友提了一下,谁知道就像野火似的传开了。
     汉强搬出来后,学校安排学弟住进去。大概是听到传闻的影响,竟没有
人肯搬入。教官为了证明一切都是空穴来风,决定亲自坐镇一晚以破除谣言。
当晚,只见教官背着一个睡袋,抱着一堆漫画,拎着两罐啤酒,威风八面地走
进正平的寝室….
     半夜….大家都醒来了。有人是被教官夺门而出的巨响吵醒,有人是被
他猛敲管理员的门声弄醒,其他人是被他的吼声吓醒:〞王先生!开门,开门
..有没有木板?….铁钉呢?铁鎚在哪里?….」
     汉强走进房间,一切平静如昔。只有地上掉落着那堆漫画,还有几本侥
幸留在床上,摊开的睡袋一半已经甩到床下;显然惊吓不小。
     〞别闹了,你们三个」汉强轻轻地说,〞好好睡吧,以后不会有人来吵
你们了。」无声地退出来,他看到满面错愕的教官呆立在门口。
     从此,那间寝室的门、窗全部被木板封死,不再住人。当然,没有人能
知道究竟教官看到了什幺,因为他绝不会告诉你。
---
奇莱山难故事(二)
      楔子
          一讲到"奇莱",大家马上想到的是诡异.神祕危险,只因这里发生
       了多次的山难.最早最着名的一次,就是清大核工事件.
          民国60年7月23日六名清大核工及一名台大物理学生共七人经合
       欢山松雪楼攀登奇莱主山,24日晚天气骤变,25日电台广播娜定颱风
       已登陆, 他们急速下山,未听领队之意见在黑水塘避风,反而分散奔
       逃各不相顾,冒着14级之强风, 冲上没有树木草丛隐蔽之裸坡,他们
      以为冲上陡坡即可到达松雪楼, 却没想到来时下得很快的陡坡,回时
      竟变得那幺漫长,终于体力不济一一倒了下来….只有两人获救.
          事后,为纪念遇难者并预防山难, 人们在奇莱主山北峰以南3440
      峦头西麓兴建了成功二.三号堡.  可是,清大山难发生后五年, 又有
       陆官学生重蹈覆辙,造成六名学生死亡……..
      接下来,是一个在成功二三号堡的怪事………
          话说有天一个奇莱主北(奇莱主山主峰+北峰)队前往成功堡住宿
       , 当他们一踏进成功堡,雨便开始下了起来,四个队员莫不庆幸自己
       的好运气.山上总是天黑得特别快, 不久他们吃饱聊够,準备睡觉了
       . 此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声响………
         原来有一队人冒雨赶夜路前来,
         「怎幺这幺晚才到?!"
         「衣服都湿了吧?!"
         「夜路不好走吧?!"
         就这幺边问候着边帮他们烧开水,
         几个陌生人也不搭腔,只是静静地整理他们的装备,
         这四个人不想自讨没趣,便钻进睡袋睡觉去了.
         只是,怎幺总是睡不暖……
             隔天一早,四个人就纷纷起床了, 不约而同地抱怨着昨晚
         没睡好.「咦?!那一队人都不见了."
         「哇!他们起得可真早啊"
         「是啊!动作好快呢!"
         此时第四个人已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看到墙上五位罹难者的照片,
         正是昨夜那几个陌生人…………
         现在去成功堡已看不到照片
         因为听说还有人曾看过相片上的人流泪
         为了减少恐怖气氛
         照片已被埋在成功堡底下

欢迎来我的粉丝专页一起尬正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