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律师作家对谈吕秋远 直指犯罪者的孤寂

德国律师作家费迪南.冯.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举办新书座谈,对谈同样为律师的吕秋远,指出孤单在小说中是重要元素,席拉赫点出犯罪者最重的惩罚是自己的孤寂。

台北书展基金会表示,费迪南.冯.席拉赫被誉为德国最会说故事的律师, 2009 年以处女作「罪行」出道,就在德国文坛声名大噪,以过去担任刑事辩护律师长达 25 年的经验,改编成短篇故事,后来陆续出了「罪咎」与最新的「惩罚」形成三部曲。

台北国际书展找来执业律师吕秋远与席拉赫对谈,畅谈三部曲作品背后的心路历程。一开场席拉赫笑称,还好不需要用中文来朗诵自己的作品,用中文真的是太难。

吕秋远说,自己会开始写作,就是因为看席拉赫写的「罪行」;席拉赫的短篇小说特别之处不是从被害者角度,反而是从加害者的角度出发,也是过去司法小说较少关切的。

席拉赫指出,欧洲中世纪的刑罚就是从罪行出发,像是有人偷苹果就把罪犯拿苹果的手砍掉,这是简单的概念,但慢慢有人觉得没有意义,会开始问他们的动机,而不再以同一套标準去惩罚。

他解释,应该要去看犯罪者背后的动机,是肚子饿了,还是苹果原本属于犯罪者,或是犯罪者精神有问题、就是想偷。基于此,对偷苹果的人不应该处罚都一样,像是一个很穷、很饿的小男生偷苹果,跟一个有钱人偷苹果就不一样。

席拉赫说,从一开始就打算完成这 3 本小说,它们顺序正好符合法官审理案件的顺序,法官要先确认有人犯罪、罪行存在,接着看被告对所犯的罪行有无责任,最后若确认被告有罪,则要怎幺量刑。他也开玩笑地说,也许 93 岁的时候,会出一本书叫做「平反」。

他觉得,法官宣判的罪不是最重的惩罚,反而是罪犯对自己的惩罚,人们往往不能原谅自己。导致的结果是我们都寂寞,所以第三部小说是在说人的寂寞。

吕秋远认为,寂寞是会杀人的,在席拉赫小说里,孤单是很重要的元素。

席拉赫说,罪行这本书之所以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是因罪犯赤裸裸的状况下显露自我;在自由社会中,人们可以选择穿着光鲜亮丽,但他身为一个刑案律师,去监狱见到罪犯,通常是毫无防备,必须体认到对方只是个「人」。

他解释,对穷凶恶极的罪犯没有兴趣,关心的是跟大家一样的普通人,喜欢写一般人犯罪后的寂寞感。

在「惩罚」这本书中的最后一个故事,席拉赫的朋友自杀了,给他当头棒喝,决定拾笔写作。他当律师 25 年也到了极限,体认到律师生涯当过约 100 起杀人刑案的辩护律师,也有约 700 起刑事相关案件经验。

席拉赫说,德语有个说法,将要满溢的水桶,最满的时候,再一滴水就会让水流出来,而朋友的自杀,的确是他生命将溢流的最后一滴水;对席拉赫而言,只能有 2 个选择,若继续当律师,可能会开始酗酒跟忧郁,所以他选择了写作。

相关推荐